大国重器“两弹一星”让中国成有影响力大国


【编者按】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学习党史、新中国史、改革开放史、社会主义发展史这“四史”,是党员干部的一门必修课。继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首度开设“政治关键词”专栏、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到来之际二度推出“政治关键词”专栏后,澎湃新闻继续与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、上海市政治学会联合开启“四史”关键词。

今天刊发“四史”关键词第47篇,关键词是“两弹一星”。

要不受人家欺负,就要造原子弹

在两大阵营对峙环境下,新中国成立后屡屡受到核讹诈。特别是朝鲜战争期间,针对记者“是不是包括使用原子弹”的提问,美国总统杜鲁门曾公开表达说“一直在积极考虑使用”。甚至,“厦门将是第二个广岛”的说法在美军中一度流行。
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我国面临着严峻的国际形势。为抵御帝国主义武力威胁,并打破核大国的核讹诈、核垄断,党中央果断决定研制“两弹一星”,作出了对国家安全和发展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决策。

1956年,国家制定了科学技术发展的第一个规划,其中列为第一项的便是原子能的和平利用,还部署了两个更大项目,即原子弹和导弹。4月,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:“我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强,以后还要比现在强,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,而且还要有原子弹。在今天的世界上,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,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。”此后不久,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会议,听取钱学森关于发展导弹技术的设想。会后,成立了以聂荣臻为主任的国防部航空工业委员会,负责导弹的研制和航空工业的发展工作。

当年5月,周恩来再次主持中央军委会议,讨论聂荣臻提出的《关于建立我国导弹研究工作的初步意见》,在科学论证基础上,中央作出了发展导弹技术的决策。10月成立国防第五研究院为导弹研究机构;11月成立第三机械工业部,具体负责组织、领导核工业的建设和发展工作。

1957年,我国开始研发包括导弹、原子弹在内的尖端武器。1958年,我国科学家提出研制人造地球卫星的建议。当年5月17日,毛泽东在党的八大二次会议上提出“我们也要搞一点卫星”。中央决定以中科院为主组建专门的研究、设计机构,拨出专款,研制人造地球卫星,代号为“581”任务。

遇到“上马”还是“下马”困难

我国“两弹一星”研制确立了坚持自力更生为主、力争外援和利用资本主义国家已有的科学成果的方针。这项工作开始曾得到苏联的技术援助。从1955年到1958年,中苏两国政府先后签订六个有关协定,由苏联对中国提供技术方面帮助。1957年10月15日,中苏双方签订国防新技术协定,确定在1957年至1961年底,苏联将在火箭、航空技术和原子弹研制等方面向中国提供技术。这些援助对中国“两弹一星”研制的起步具有重要作用。

但是,苏联的援助从一开始就是有条件、有限度的,主要提供非军事性技术。1959年6月20日,苏共中央致信中共中央,宣布停止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的有关技术资料等。8月23日,苏联又单方面终止两国签订的国防新技术协定,决定撤走专家,甚至连一张纸片都不留下,还讥讽说:离开外界帮助,中国20年也搞不出原子弹。就守着这堆废铜烂铁吧!为了记住那个撕毁合同的日子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工程代号定名为“596”。1960年7月16日,苏联政府照会中国外交部,决定撤走全部专家。从这往后,“两弹一星”研制只能依靠自己力量,进入全面自力更生的新阶段。

苏联撕毁合同时,我国的国民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。于是,国防尖端科技项目是“上马”还是“下马”,大家意见很不一致。毛泽东明确指出:要下决心搞尖端技术,不能放松下马。陈毅说:“我这个外交部长的腰杆现在还不太硬,你们把导弹、原子弹搞出来了,我的腰杆就硬了。”聂荣臻也坚持认为,为了摆脱我国一个世纪以来经常受帝国主义欺凌压迫的局面,必须搞好以原子弹为标志的尖端武器,同时还可以带动其他现代化科学技术的发展。

为此,1961年7月16日党中央作出《关于加强原子能工业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》指出:“为了自力更生,突破原子能技术,加速我国原子能工业建设,中央认为有必要进一步缩短战线,集中力量,加强各方面对原子能工业建设的支援。”随后,在中央直接领导下,以周恩来为主任的十五人专门委员会正式成立,主要任务就是加强对原子能工业建设和加速核武器研制、试验工作以及科学技术工作的领导。1965年,这一组织改称中央专门委员会,导弹和人造卫星的研制也被统一纳入该委员会的领导范围内。

正因此,“两弹一星”研制汇聚了我国一大批杰出的科学家、科研人员、工程技术和管理人员。他们在戈壁荒滩、深山峡谷建立基地,风餐露宿,披星戴月,艰苦创业;他们为了保密需要,隐姓埋名,断绝与外界有碍工作的往来,默默无闻地为祖国的国防尖端科技事业作出了基础贡献,甚至有的献出了宝贵生命;他们协同合作,不断探索科研理论和方法,设计、实验、工程部门之间紧密配合、创新攻关,体现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。

历史不会忘记他们为祖国立下的功勋。1999年9月18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作出《关于表彰为研制“两弹一星”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授予“两弹一星功勋奖章”的决定》,高度评价了“两弹一星”研制成功的伟大成就,对作出突出贡献的23位科技专家予以表彰,授予或追授他们“两弹一星功勋奖章”;热情赞扬了“热爱祖国、无私奉献,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,大力协同、勇于攀登”的“两弹一星”精神。

我国第一个氢弹模型。

“东方巨响”让中国成为有影响力的大国

1964年10月16日,我国成功爆炸了第一颗原装子弹,“东方巨响”震惊世界,中国成为第五个拥有原子弹的国家。这集中代表了我国科学技术在当时能达到的新水平,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、核讹诈,提高了我国的国际地位。当然,中国政府发表声明:中国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;中国进行核试验,发展核武器,是被迫的,是为了防御,为了保卫中国人民免受核威胁。

无疑,这一天是亿万中国人难以忘怀的。《毛泽东年谱》记载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当天,“毛泽东说,两句结论:无可奈何花落去,无可奈何花已开。”前句说的是赫鲁晓夫之下台,后一句说的是约翰逊对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攻击——随你怎么说,中国已经有原子弹了!

当天晚上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续播放原子弹爆炸成功的新闻公报,无数国人涌上街头,如同庆祝盛大节日。旅居海外上千万的炎黄子孙,也由此感到无限自豪。一位在西欧某国开饭馆的华侨,曾讲述这样的经历:此前邻居经常将垃圾扫到他的门前,以示对黄种人的轻蔑;中国原子弹爆炸的消息传来后,他的门前再没有人堆来垃圾,警察也向他道贺说:“您有这样的祖国,以后不会有人再找您的麻烦!”

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后,“两弹一星”研制工作继续推进。1965年,中央专门委员会原则批准中科院《关于发展我国人造卫星工作规划方案建议》,该报告计划在1970年至1971年发射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,命名为“东方红一号”。人造卫星进入工程研制阶段,代号“651”任务。1967年6月17日上午8时,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;1970年4月24日21时,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成功,在宇宙中唱响了东方红歌曲,中国成为第五个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。

以“两弹一星”为核心的国防尖端科技辉煌成就,不仅是我国国防现代化的伟大成就,也是现代科学技术事业发展的重要标志;它填补了许多学科空白,带动了现代科学技术发展,为我国实现技术发展的跨越积累了宝贵经验。对这样的大国重器,后来邓小平曾说:“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、氢弹,没有发射卫星,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,就没有这样的国际地位,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,也是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。”

(作者系上海市委党校教授)

(原标题:“四史”关键词|大国重器“两弹一星”让中国成有影响力大国)

(责任编辑:姚文广_NN1682)